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网络阅读首次超过图书阅读

随着“4·23世界读书日”的临近,由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开展的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昨天公布调查结果。这是继1999年、2001年、2003年和2005年之后,于2007年8月至2008年初进行的第五次大型调研工程。本次调查样本城市增加到56个,覆盖了我国29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调查的有效样本量从上届的8000个增加到20800个。

图书阅读与网络阅读34.7%∶36.5%

第五次国民阅读调查显示,在文字媒体中,报纸以74.5%的阅读率位于首位;杂志阅读率为50.0%,排第二位;互联网阅读率为36.5%,排第三位,比2005年的27.8%提高了8.7%。图书阅读率为34.7%,比2005年的48.7%降低了14%。网络阅读首次超过图书阅读。

中国每年出版各类图书不下30万种,户均消费图书仅1.75本,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图书生产国,但同时可能又是人均最少的阅读国。尤其近些年来,许多人在忙碌生活和工作压力下,远离了图书阅读。

中国是有阅读传统的大国,当下的趋势显然和传统相悖。万圣书园老板刘苏里说:“测验一个民族文明的程度,有一个指标很灵验:阅读,从态度到效果。阅读更长久的影响在于,你不可能有更多求学的机会,求学之后如何丰富自己的知识、阅历?面对复杂的世界和纷繁的生活,如何找到内心的平静?阅读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刘苏里认为,一个民族根深蒂固的阅读观念、阅读行为,应当是一张非常严密的网,它是在人们心中编织起来的。如果这张网破了,当灾难临头的时候,人们将无以对付。

国民图书阅读率的连年下降,不能不令人担忧。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聂震宁认为,尽管网络阅读率在提升,也不能补偿国民图书阅读率下降造成的损失,更不能得到安慰。况且,到目前为止,网络阅读主要还是浅阅读、片断阅读。“浅阅读、片断阅读和完整作品的阅读有很大区别,它对知识的系统把握,对阅读过程中的思考,对阅读之后形成的重要知识积累和认知,是不一样的。尽管网络阅读是一个趋势,但需要提升和升华,现在是网民很多,完整作品阅读的不多。”聂震宁说。

数字化阅读趋势不可阻挡

这里有几个数字反映出人们对待图书阅读的矛盾心态。

在此次国民阅读调查中,超过69%的被调查者认为,读书是重要的,只有1%的人认为图书阅读非常不重要。在问及不读书的原因时,有49.4%的人认为没有读书的时间。而在问及如何评价图书价格时,56%的人认为书价贵。很显然人们愿意阅读,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的愿望无法实现。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认为,让人们阅读愿望难以实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图书的“贵族化”倾向,他在公开场合不断说:“现在的书价确实高,动不动三四十元一本,我都劝我的学生,尤其是那些来自贫困山区的学生不要买书了。”他认为,图书的减价、免费趋势将势不可挡。

而这个新趋势将建立在数字化技术的基础上。“网络和图书兼读,迫使出版社要做出深刻转型。”喻国明认为,图书阅读有某种传承,但也有很多缺点,比如,因为仓储、购买、运输成本很高,以传统方式定价的图书成本很难降低。而网络阅读方便、拷贝方便、查阅方便、代价很低,成为人们纷纷选择的对象。“数字化阅读应该是发展趋势,一旦解决著作权问题,网上利润很容易保证。通过手机、短信支付方式,一本书一两元对读者来说根本不是负担了。”

喻国明的判断已经得到了印证。去年,手机报的读者规模已达251万,而电子杂志的读者规模也达227万,这种超速增长规模令多年关注出版业的行家也感到意外,数字化阅读趋势将是必然的。

培养全民阅读习惯从儿童抓起

此次调查结果显示,42.8%的读者把不读书的原因归结为“没有读书的习惯”。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所长郝振省认为,少儿时代如果养成读书的好习惯将会受用终身,并形成良性循环。因此,要真正培养全民阅读习惯,阅读一定要从娃娃抓起。

郝振省说,目前我国应试教育制度明显,读书更多是功利性的,目标指向具体、眼光过近。许多人考上大学后,就觉得完成某一阶段任务而不再想看书。相当多的青少年缺乏阅读习惯,将阅读视为强加的任务,而体会不到读书能改变命运的千古真理和阅读的乐趣。

在现实生活中,儿童阅读习惯培养同样缺位。家长议论最多的是学钢琴、学奥数、学英语……很少听到他们议论孩子在读什么书。甚至有家长认为,读闲书和学习没什么关系,只会瞎耽误工夫。

实际上,包括美国、日本等国家均由政府明确规定,在中小学实行校园课前10至30分钟阅读,制定推广青少年阅读计划。英国的家庭作业就是阅读,家长会和孩子一起读书,并将情况反馈给老师。专家也认为,一个人只有在儿童时期形成阅读习惯,才能在成年后保持阅读习惯。而在儿童中间,最重要的是引导机制。因此,有关部门应该在中小学设立校园阅读工程,促进儿童阅读,培养儿童的阅读习惯,让阅读成为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