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中国六月过三关 研发团队七位领军人物流失

 6月11日凌晨消息,谷歌中国淡化“本地政策”的调整已初步完成,但六月间,这家搜索公司还要试图跨越营业执照、地图牌照以及音乐投资等三道关卡。另一方面,高级研发人员的流失,也为谷歌中国未来埋下隐忧。

  过三关

  谷歌中国的六月,注定不会平静度过。

  ICP牌照显然已不是悬念,但谷歌中国还有另外一个不得不在乎的牌照。今年3月1日~6月30日是企业办理营业执照年检的时限,但通过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上查询的结果显示,谷歌中国有关的几个公司至今“尚未参加年检”。

  根据工商部门的规定,逾期未接受年检的将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

  除此之外,牵扯到牌照的还有谷歌地图。同样在六月,国家测绘局将首次颁发互联网地图服务商牌照,无照经营的互联网地图服务商将被查处。外界普遍认为百度地图这次将安全过关,一个证据是百度地图的合作方四维图新,最初即由国家测绘局创建。

  另据可靠的消息透露,由于谷歌地图涉外的身份,使其在接受国家测绘局的审查之外,还需要通过国家安全部门的审核才能放行。难度陡增。

  消息人士透露,目前谷歌中国已经向国家测绘局提交了牌照申请,不过并未透露其他更多细节。该消息人士表示,预计首批通过审核获得牌照的公司将于月底公布,年底将公布未遵守新规的公司名单,如果公司申请牌照遭拒将会被禁止从事在线地图服务。

  谷歌音乐也走到何去何从的路口。2008年8月初,谷歌中国与巨鲸音乐联合推出谷歌音乐。知情人士告诉新浪科技,谷歌音乐有一笔单独的投资需要特殊批准,能不能从总部拿到钱尚未可知,而上一笔投资六七月间行将完结。

  几乎没人知道,谷歌CEO施密特年初两度神秘来华;同样也几乎没人知道,他是否已帮助谷歌中国定下过关之策。但上述种种,仍非谷歌中国将要面对的全部麻烦。

  失七将

  早在六月之前,谷歌中国的研发团队已经历了数轮的高级人才流失。一部分人选择回到谷歌美国总部或者Facebook等公司,而最主要的七位领军人物基本都流向中国对手。觊觎谷歌中国人才多年的腾讯和百度等,一偿所愿。

  新浪科技5月7日独家报道,谷歌图片搜索创始人的朱会灿已低调加入腾讯,出任搜搜首席架构师。不过,在腾讯内部更愿意将此事描述为“空降三个谷歌高管”。

  因为除朱会灿之外,同期还有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兼工程总监颜伟鹏,加盟出任腾讯搜索广告平台部总经理。谷歌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资深研究员吴军,出任腾讯搜搜EVP(执行副总裁)助理。

  与此同时,百度方面也至少收获三人: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王劲加盟百度,出任技术副总裁一职;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技术总监郑子斌,出任百度产品市场部总监;此外至少还包括谷歌中国另一位非常优秀的工程师刘阳。

  第三位离职的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是刘骏,他的下一步应该会踏上创业的路程。而在研发体系之外,谷歌中国的人员流失并不严重,但有员工因报销问题被开除。

  5月6日上午,谷歌中国通过其官方博客“黑板报”发出招聘启事,称“产品不断升级改进,继续招聘优秀人才”。招聘内容显示,谷歌中国空缺的研发岗位约有六类,其中包括北京和上海两个研究院的研发经理等领导职务。

  本地殇

  本地化,幽灵一般地与谷歌中国缠绕数年。在人才流失和产品调整的背后,凸显着谷歌中国内部“本地化”还是“全球化”之间的矛盾。

  李开复去年9月离职,刘允和杨文洛接任,随后谷歌中国的调整悄悄开始。“现在到了在中国把谷歌还原为一家全球互联网公司的时候了”,同年12月7日刘允对媒体表示,“我们不是Google China,而是Google in China”。

  政策的改变显而易见。大约五年之前,与李开复、王怀南并称三驾马车的周韶宁,在接受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面试时,就如何进入中国的问题答道:“需要公司本地化、产品本地化和人员本地化”。

  “他们非常同意”,后与李开复一起出任谷歌大中华区联合总裁的周韶宁说。不过最后周韶宁离开谷歌中国据说也是因为一份本地化提案未获批准。

  无论怎样,谷歌中国最初的搭建者们还是一直努力向本地化奔去:图书、热榜、移动搜索、问答等产品,同时也与迅雷、傲游、金山、天涯等展开合作。在不断改进搜索质量之外,这家公司甚至给自己起了一个地道的中文名字。

  对于谷歌中国而言,坚持本地化的发展策略并不容易。几年间谷歌中国带给谷歌的收入贡献程度一直在1%左右,也没能像大多数国家那样成为市场的主宰。而谷歌中国内部也出现检讨过去的声音,大意就是不能试图用百度的方式去击败百度。

  今何往

  如今,在谷歌中国还谈得上是本地化项目的,仅剩下音乐和地图两个项目。

  一位谷歌中国工程师向新浪科技抱怨,一直坚持本地化方向的员工现在的结局都不算好,紧紧追随总部政策的反而正春风得意。据其回忆刘骏在谷歌中国期间几乎从来不休息,而他至今为其离开而耿耿于怀。

  与一年之前相比,iGoogle中国团队已经消失,手机地图团队已经消失,刘骏亲自带领的网页搜索团队已经消失……除去离开的,其他工程师都被重新分散到不同的全球化项目团队之中,除音乐之外已没有只服务中国市场的产品研发团队。

  最夸张的说法是,谷歌中国在北京的办公楼内,某一层已几乎人去楼空。但新浪科技一直没有获得机会亲自对此予以证实。

  毫无疑问,谷歌中国仍然拥有国内最具潜质的工程师队伍,但隐忧已经埋下。

  一方面,新工程师在创新、研发、沟通等多方面,仍然需要老工程师的“传帮带”;另一方面,成为全球研发项目的一部分,就意味着不能考虑太多中国用户独特的需求,同时要求团队领导者的要求更高,否则将沦为替其他研发中心做边角料的境地。

  这个六月之后,谷歌中国何去何从,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原文出处:广漠传播 上海网站建设(http://www.greatmo.com/post/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