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品牌,精于技术

Google Glass作为新一代智能眼镜的开创产品,在检验市场需求的同时也由于自身的诸多不足而遭遇了失败。距离Google Glass停产已经过去了19个月的时间,谷歌公司似乎还是不愿意让它咽下最后一口气。

Google Glass初代产品的失败并非毫无意义,它为后续AR/VR等智能眼镜的开发探清了雷区。微软恐怕就直接受到了启发,在Windows 10发布会之后迅速明确了hololens的商用市场定位,并小心翼翼的对产品进行着迭代。除此之外,如何处理软硬件之间的关系,如何有效的拉拢开发者,也几乎成为了所有VR硬件开发商的必修课。

硬件和软件不同,不要过早的将半成品推向市场

针对软件,内容开发者可以将免费的Beta版本登陆到分发平台,通过分发平台的反馈就能了解到这款产品当前的缺陷和市场前景。Steam平台的抢先体验模式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开发者可以将内容的早期版本以低价贩卖给玩家,以此来获得开发资金和用户建议,后期则提供免费的升级服务。

但对于硬件来说,这个方法可能不太适用。开发者版本的硬件设备也需要具备一定的完成度,消费者显然不可能针对你的开发机和成品硬件进行二次付费。hololens的开发版本就耗去了微软近5年的研发时间,而HTC Vive的开发版本与消费者版本整体差异并不大。

谷歌显然还停留在“软件”的思维上,Google Glass研发负责人Tony Fadell也承认过早的将开发版本推向公众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硬件与单个的电子元件不同,生产线的存在必定会耗去更多的开发时间,在产品推出之前就需要明确它的相关功能。而消费者一旦花费成本买到与价值不对等的产品,必然会失去信心,从而毁掉产品的未来市场。”

Google Glass的硬件本身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许多开发者反馈,这款产品的电量只能保证它正常运行1个小时,随之而来的则是性能降低与大面积发热。而Google Glass的画面成像也不如预计中那样出色,狭小的可视区域需求人们采取不自然的姿势观看。概念视频中的那些AI功能就更加是痴人说梦了,美国科技作家Robert Scoble就曾抱怨,在他上台演讲时Google Glass仍在不断的推送Twitter消息。

而对于VR设备而言,HTC实际上提供了一种折衷的方案,他们的推广手法显得更加积极和慷慨。去年3月份,HTC联合Valve推出了开发机的申请活动,只要内容开发者通过了官网的表单筛选,就能获得一台免费的HTC Vive。通过这种方法,硬件开发商不但能有效的规避市场风险,还能收获行业领头者的宝贵意见。

明确定位,让开发者便于针对设备进行二次开发

Google Glass在发布之初虽然展现了智能眼镜主导人类未来的蓝图,但它的产品定位实际上非常不明确。谷歌对于拉拢商业伙伴显得尤为消极,而Google Glass高昂的售价和闭塞的渠道对消费者和开发者也显得非常不友好。这直接导致内容开发者无法清晰的看到硬件的市场前景,从而对应用开发变得畏首畏尾。

与谷歌合作的眼镜制造商并不多,只有Luxottica在内的为数几家,这导致Google Glass的造型设计久久无法获得改善。除此之外,谷歌也没有积极的去熟络科研、医疗、教育等方向的合作伙伴。

与之相对的是,hololens则经常出现在高校教育的课堂上,甚至和NASA也有紧密的联系,而oculus rift和HTC Vive虽然主攻消费市场,却也在着手商用领域的布局。

另外,消费者想要体验到Google Glass也异常艰难,高达1500美元的尴尬定价让很多人都望而却步,而这款设备在2014年公开发售到2015年停产的这段时间内,大部分时间都只对美国用户开放渠道。作为一款先锋科技产品,它也没有和媒介进行合作推广。

Google Glass在举棋不定间错失了良机,再加上当时智能眼镜的生态链并不成熟,很少人愿意基于这款设备进行二次开发,直接造成它的内容应用十分稀少。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谷歌公司本身也没有针对Google Glass开发出能够站台的应用,这款产品自然难以获得消费市场的青睐。

在VR设备方向,Starbreeze的StarVR头显就主要应用于企业市场,鲜明的商用倾向让他们获得了IMAX的信赖,随即衍生出了IMAX VR Centers项目和相关的内容应用。而Google Cardboard的市场定位反而十分明确,它不仅带动了移动VR的风潮,还与可口可乐、麦当劳等企业合作,收获了不错的推广效果。

VR设备的生态链虽已初具雏形,但创新型产品仍需警惕

与Google Glass推出之时稀缺内容和开发池的情况不同,大量资本的入驻与开发者的支持,让VR设备的生态链逐渐变得完善。从低端的VR盒子到系统式的移动VR再到顶层的核心VR,消费级和商用级产品都有一定的市场空间,VR硬件开发商所面临的问题已经没有Google Glass开拓市场时那般严峻了。不过,很多创新型的VR/AR产品仍需绕过它走过的那些大坑。

Skully头盔最初的设计十分诱人,GPS、免提系统、内置智能显示屏等组件几乎可以满足所有的交通应用,但过高的定位让开发者们难以将项目运转下去,1250万美元的融资也在滥用下所剩无几。

Google Glass虽错失良机,但它也帮VR硬件们探清了雷区

而Veeso团队推出的面部追踪头显最近也传出了众筹失败的消息,他们在Kickstarter上发起的项目并不被消费者所认可。在VR日报看来,Veeso头显并不是一款失败的产品,但表情同步等功能更适合被用在商业领域,例如迪士尼VR影片的拍摄就需要针对Avatar进行表情定制。对于Veeso来说,众筹也许不是资金来源的唯一渠道。

同为创新型产品的FOVE头显之所以能获得众筹的成功,在于它的眼动追踪技术能被迅速拓展到游戏、购物、设计一类的消费级应用上。

在遭遇了最初的滑铁卢之后,谷歌似乎也清醒了过来。此前就有传闻指出,Google Glass的第二代产品将主要面向企业用户。Alphabet执行董事长Eric Schmidt就曾明确表示,Google Glass是非常重要的基础平台,它只会在短时间内停售,回炉重置后的下一代产品必将受到收费者的推崇。谷歌公司最近所申请的专利似乎也在向我们倾诉着同样的信息,更换棱镜、新增触控板、改变电池结构,无不预示着这款产品将会换一种形式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

一款新产品的成功,背后总是伴随着无数的失败,代步工具Segway曾声势浩大的进军消费市场,但4年时间内只卖出了2.4万台,VR硬件作为打破传统的产品,自然也会受到市场的严苛考验。但总的来说,这些堆砌起来的失败经验,也会让新的技术离我们更进一步。

【钛媒体作者介绍:VR日报,微博@VR日报网】

Learn more

在“朋友圈”出售商品愈发常见,消费纠纷随之增多。甘肃省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日前发布警示称,“微信购物属于个人私下交易,不同于一般的网购,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建议不要采用微信购物。”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话题引发了热议。

福建省消委会在4月曾表示,目前微信购物仍属于个人私下交易,不受新消法保护,微信购物商品金额往往较小,虽然消费者还可以通过《合同法》走司法途径来解决微信购物纠纷,但投入的成本可能远远高于商品本身的价值,因此建议一般不要采用微信购物。

对此,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律师田军表示,在微信购物过程中,销售一方区别于以往购物模式中的经营者,这可能是导致微信购物是否应受新消法保护的争议原由。根据新消法第三条规定,经营者为消费者提供其生产、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应当遵守本法。但对于经营者概念的界定,法律条文中并未给出明确解释。参考《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田军表示,微信购物是交易主体间的买卖行为,包括经营者和消费者,虽系熟人间营销,门槛低、成本低、操作便捷,但符合商品交易原则,应当适用于新消法。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百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冰表示,在微信购物过程中,销售一方是以营利为目的,并从事大量商品销售的行为,就此来看应属于经营者范畴。

新消法第二十八条规定:“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以及提供证券、保险、银行等金融服务的经营者,应当向消费者提供经营地址、联系方式、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和质量、价款或者费用、履行期限和方式、安全注意事项和风险警示、售后服务、民事责任等信息。”田军表示,区别于个体工商户、企业拥有工商行政部门发布的营业执照,通过微信进行商品销售的经营者没有相关的资质要求,监管起来难度较大。据了解,新消法征求意见稿已于7月完成征集意见。

Learn more

这一边,高考生们的录取通知书已陆续到手。那一边,又是一个“史上最难就业季”,应届高校毕业生人数又再创新高。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数量高达765万人,比2015年的749万人多出了16万人,也就是说,多了16万人一起抢饭碗。南都记者统计发现,自2001年以来,每年的应届高校毕业生数量处于连续增长之中,因此每年也都被冠以“最难毕业季”称号。

具体到广东,按照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此前在某会议上的公开发言,今年广东省高校应届毕业生比2015年增多逾2万人,达到53 .4万人。从就业方面来看,还有不少从外省入粤求职的人,总人数上将超过2015年的近80万人。

于是,有人当网红主播,有人去“间隔年”,有人已经结婚生子……

就业观已经开始在发生改变。根据Q Q浏览器近日发布的关于20 16高校毕业生毕业去向的大数据报告显示,国企、公务员、教师、医生,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好工作”不再是香饽饽,在毕业去向选择上,高校毕业生们越来越不一样,呈现出多元化、网络化、娱乐化的三大新趋势。

互联网造就新职业

“有同学还没毕业就去当了主播,自己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当直播间,”广州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洪同学告诉南都记者,她身边便有不少类似案例,兴趣驱使,同学们的就业越来越不一样。Q Q浏览器的大数据报告显示,由互联网所催生的各种新鲜职业,应届毕业生们是踊跃的尝鲜者,在毕业生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中,有54%选择了主播/网红,17%选择了声优,其次是化妆师、游戏测评师等。

旗下有多个直播平台的天鸽互动总裁傅政军告诉南都记者,其旗下的直播平台上,便有不少是音乐学院、电影学院等的学生,其中还有不少是同寝室同学组团参与。

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新时代下,数据显示,有超过15%的毕业生向往创业当老板,互联网 仍 是 首 选 ,其中高达4 6%的人会选择海淘、O 2O、自媒体等新兴互联网创业项目。出人意料的是,还有1 8 %的人选择了农业类创业。

“间隔年”之风吹到中国

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已流行多年的“间隔年”风,现在终于吹到了中国。数据显示,毕业生最爱的毕业去向T OP5中,“间隔年”榜上有名,占比达到4.8%。所谓“间隔年”,是指毕业之后不直接工作,这一年的时间,常见的做法是用来旅行、当义工等。

从“间隔年”的旅行目的地来看,最热门前三位分别是西藏、四川和泰国。旅行之外,更多的年轻人乐意吃苦。报告显示,毕业生们更希望投身到国际化的支教、环保义工、医疗义工等公益行动中,其中选择“教育义工”高达76%。

华南师范大学的安同学已毕业三年,他当年便是“间隔年”中的一分子,拿到新西兰的w orking hol-iday签证。拿到这枚签证并不容易,每年新西兰给到中国大陆的w orking holiday签证仅有1000份,安同学说非常抢手,自己发动了全家一起帮忙,甚至香港的亲戚也发动了,才拿到这枚难得的签证。一年后回国,安同学结合在新西兰的“间隔年”经历,创业开店。

“不就业”的他们去哪儿?

更出人意料的是,有48%的应届毕业生小鲜肉们走上了“不就业”道路,他们中有的人选择了继续学习深造,例如出国留学或者继续修读更高学位,有的则选择了创业或者“间隔年”,仅有少数人是待业状态。南都记者找到了他们中的一些人,谈谈心路历程。

案例1有钱任性型:毕业证和结婚证两手抓

在面临毕业后何去何从的问题时,毕业于河源职业技术学院的小文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毕业证和结婚证两手抓。

“结婚后不用再担心谈恋爱不稳定,就业方向也比较明确。”小文解释选择早婚的原因。“我周围很多朋友毕业后都会怕自己辛苦找来的工作干了两三年,最后因为嫁人的问题要从头来过或者换工作。我现在和我先生在学习做自己喜欢的烘焙,以后两个人也会努力将这个推向市场,一切都可以慢慢来。”最重要的是,小文夫妻双方家庭条件都不错,家人都支持他们先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把兴趣发展成为事业。

小文向南都记者透露,她身边也有不少毕业就结婚的女生,现今孩子都三四个月了,她说那些年轻妈妈面对人生计划外的毕业后立刻结婚生子感到迷茫,虽然表示之后会出来工作,但对职业选择仍是未知数,极大可能在自己丈夫家的公司工作。

案例2迷茫纠结型:差点成为待业人员

广州大学的陈敏(化名)整个毕业季都在纠结中度过,差点成为待业人群中的一员。事情要从当初填志愿的时候说起。当时,家里人想让她填金融经济类,但她没有听,后来填的其它志愿没有录上,不幸被调剂到自己“非常不满意”的中文系。专业选方向的时候,家里人又希望她选师范方向,但她表示,自己其实也不想当老师,但不好一再违逆父母的意愿,所以勉强又读了师范方向。

大学四年就这么在纠结中度过,陈敏也没有认真想清楚自己的兴趣和方向所在,“也没有去寻找其它方向的实习机会,或者学点别的。”大四上学期正当校招高峰期,她因为专业要求到某中学支教,错过了所有大小招聘,大四下学期则忙于撰写论文。不过,陈敏也坦承自己确实没有找到方向,所以在找工作的问题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怎么认真。

尽管其间陆续参加了公务员招聘考试和各个区的教师招聘考试,但因为“都没怎么认真准备,几乎裸考,所以成绩都一般,去其他公司面试,因为没有相关实习经验,也基本都走不到最后一关”。纠结的人生无止境,直到最近,陈敏才终于考上广州某区的教师临聘。对她来说,又是一个无奈的选择。

Learn more

编者按:作者Spenser,混迹金融圈和创投圈,Linkedin专栏作者,个人原创公众号——Spenser的二次学习日记(微信号:Spenserandhk)

最近身边朋友换工作的越来越多了,有的已经从体制内辞职,有的在传统高大上公司递交辞呈的路上。他们想出来创业,或是加入创业公司。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这就是中国这些年的现实。旧经济在摧枯拉朽般节节败退,新经济如雨后春笋般向着太阳。颠覆太大,反转太快,按照窦文涛的口头禅--这是要变天啊。

媒体大肆鼓吹着大众已经被点燃的神经,什么“创业点亮人生,时代为你燃灯”,blablabla。

天确实变了,但是这天是不是为你变的,很难说。就像一线城市繁华的夜景,和你有没有关系,很难说。押上自己所有的时间和机会筹码,自己创业或加入创业公司,是不是一步好棋,也很难说。

创业公司不是想进就能进的,不仅是行业门槛,还要有更高的职场素质要求,你确定你行么?

比如不能做到以下几点的,我个人认为不适合去创业公司。

1、不能All in 的不要来创业公司

我自己是宁波人,我们那一片,选择做生意的,比选择走仕途的要多。在我们那里有一句著名的口号--“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

创业,一定要有All in (全部投入)的身心状态。

我理解的All in 的状态是:平日和周末是没有差别的,上班和下班是没有界线的。别人周日晚在电视前看综艺节目,你在电脑前和客户焦头烂额,都要习惯。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要享受这种All in的状态。

为什么渴望下班?为什么期待周末?因为你觉得工作是为老板的业绩,时间卖给了公司,不属于自己,没有归属感,只有下班后和周末的时间才由自己支配。当你觉得这份事业是自己的梦想,时间都用在为自己成就的时候,你才会享受这个过程。你不会数着点下班想着去哪里玩,而只会抱怨为什么时间永远不够用,因为你知道,所有的时间,都是在为自己卖命。

你要告别文艺小资的生活,比如一下午的美好时光,只负责慵懒;告别任性的来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诗和远方;你要开始明白,在创业公司,工作就是生活,要不然你干嘛来创业公司啊。

除了主观意愿外,客观上创业公司也必须保持这种All in 的状态。

创业公司和大企业不一样,和事业单位也不一样,创业公司每一天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只眼睛看着外面商业环境的变化,随时准备调整战略战术适应市场,另一只眼睛盯着内部的团队,随时要调整和救火。

2、玻璃心的不要来创业公司

创业公司在成为独角兽公司前,在未进入大众的视野前,在获得市场的认可前,都是脆弱的。本身创业公司能活下来的比例就不高,能混得好的就更少。创业公司在起步发展阶段,没法做你的个人名片背书。在有名的大公司,在外界你就是甲方啊,你说我们要招聘了,简历下一秒就收到手软看不过来;你出门和其它公司谈合作,公司Title就是溢价的筹码。但是创业公司不是啊,十年前谁知道阿里巴巴会是今天这样,三年前多少人预见滴滴打车是现在的规模。创业公司就是这样,你空有一个好故事好前景,人家不信啊。所以,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断,用自己的左手温暖右手。

加入创业公司,说明你多半是个爱冒险,爱折腾,不甘平庸的野心家,你无法预见五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别说五年了,两年后的样子都不知道。但这就是创业公司啊,有未来无限美好的想象空间,A轮B轮C轮IPO,然后突然身价就不一样了。但也不保证第二天就触礁沉亡,除了经验和能力,没有实现商业变现的可能。

人生的大起大落,会在创业公司重复上演,心情也经常会像坐过山车一样。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请让我引用杜绍斐的原话:

“每一个自媒体人或者说正在创业的人,都在这样的状态下反复,每晚睡前都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马上要完蛋了,第二天早上又觉得自己太牛逼了,世界都是我的了。”

是的,我们经常是这样神经质的。上一刻都被自己感动了,下一刻又觉得自己被掏空了。

比如你辛辛苦苦培养的人终于养到可以分担你压力的时候,却被别的大公司两倍薪水挖走了;比如你发现大公司的办公室政治,创业公司一样也有;比如你和别人谈情怀谈梦想谈未来的估值,别人却和你谈薪水谈期权谈福利待遇。

拜托,我们是创业公司。

你会觉得这个世界对你一点也不友好,商业怎么这么邪恶,人心怎么这么世俗。

所以冯唐才能写出那么血腥现实的文字--“世界这么多凶狠,他人心里那么多地狱,内心没有一点混蛋,如何走得下去。”

职场作家和全职作家,见识,内心,段位,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所以,如果没有自带鸡血,没有大心脏,没有一刻笃定的心,不要来创业公司,不然你会很折磨,很焦虑,很没有安全感。现实每天都是锤子,玻璃心的,早就被碎成渣了。

3。 没有快速成长能力的不要来创业公司

一个成熟的公司,每个人都是这个公司系统体系里的螺丝钉,安插在被需要的位置。一切按照流程走,不犯错,不犯浑,到一个阶段学习一个阶段需要的知识内容,一步步的晋升。而创业公司不一样,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发展速度是第一位的,慢了就等于失败了。所以加入创业公司的员工,也就需要不断的更新自己。尤其在初期阶段,身兼数职是标配,今天要站台,给投资人讲故事,给新人画大饼,明天要管后勤,什么财务行政一堆琐事,看到哪个岗位缺人了恨不得肉身贴上去。所谓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很多人在创业公司待不下去,并不是因为其它原因,而是现在的公司已经不是你刚进来时候的公司了,你原有的能力已经不再匹配目前的职位。公司在野蛮生长,你却在岁月静好,怪谁呢。

张泉灵从主持人蜕变为投资人,成长速度已经很快了,却还是觉得自己走得太慢。也经常会有朋友劝我:慢慢来,不要太急,你太焦虑了。但我心里知道,和别人比起来,其实我已经慢成龟了。

但话说回来,这难道不是在创业公司最大的魅力么,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给你撕裂般的成长。接的住,世界就是你的,接不住,不要走这趟浑水。

怎么说呢,创业有创业的乐趣,稳定有稳定的好处,很多人口口声声说要辞职创业,其实只是对现状不满的说辞罢了,不要套上创业的帽子。而且话又说回来,创业并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把事情做到极致的态度,一种哪怕全世界都嘲笑,只笃定自己的信仰。这两点做到了,你就是在创业。

对了,还有一点——创业时常是一个人的夜路,胆小者勿入。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