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品牌,精于技术

公众号“大战”视觉中国,声讨视觉中国诉讼维权是‘钓鱼执法’

在经纬创投张颖忍无可忍,痛批中国最大的版权图片库视觉中国的“捞钱模式”之后,视觉中国负责人接受了采访,基本上可以算是官方回应。

当然,这种回应当中的很多措辞并未即刻获得舆论的认可,如“诉讼维权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说视觉中国是‘钓鱼执法’有失偏颇”,也让一部分“深受其害”的公众号作者,美编,淘宝店主等觉得咽不下一口气。

视觉中国从事的是版权维护和管理的行业。版权制度的出现,是为了保护知识产权,让创作者能够得到相关的权益保障。其实,有时候受到“侵权告知”困扰最深的网站编辑和公众号作者,同样也属于创作者的群体,同样为了自己作品被大量抄袭或“洗稿”而心烦。

但是,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创作者和创作者之间并不能取得一定的互相理解,而是剑拔弩张,怨声载道呢?

在此,航通社想简单总结一下视觉中国在维权过程中被人诟病的几个重大问题。

1、自己查侵权易,用户查侵权难

视觉中国作为国内资格最老的正版图片库之一,已经开发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版权查询和追溯的系统,翻阅他们之前一些胜诉的法院判决书都可以发现,具体到何年何月何日的某张照片,是侵犯了哪一位摄影师的什么作品的权益,可以查得一清二楚。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在回应张颖微博的采访中也提到:

“2016年,我们率先在行业内研发了‘鹰眼’——图片版权追踪系统,基于大规模分布式爬虫系统,通过采集网络图片,配合AI图像特征变换算法,提取数十维图片特征,构建视觉搜索系统,以追踪网络上的版权图片使用情况。”

然而,作为终端的最终用户,如果试图通过搜索引擎找图,或者手中握有一张图片,却无法确认其版权归属,拿不准能不能用的话,却不能同等地通过这个“鹰眼”图片版权追踪系统,了解到该图片是否会侵权。

在视觉中国的所有维权过程当中,确实有一些情况属于主观故意,但更多人收到维权威胁的时候,会惊觉这只是自己的无心之失,甚至有时会觉得只要删除照片就可以,不需要补交赔偿。

造成这种认知误差的原因,可能包含用户法律意识的缺乏,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这些用户在搜集图片的时候,并没有及时的得到足够的警示。

相信如果在他们找到某张照片的时候,就提示来源是属于什么地方,特别是这张照片的价值是多少,那么很多侵权的纠纷是原本可以避免的。

不过如果真的这样提示了,当然就会打消一部分用户使用版权图片的积极性。当他们在搜索引擎或其他渠道受到明确告知的时候,就可能会弃用版权图片,转而去没有版权的地方搜索图片。由此,可能给摄影师和企业带来的收入就会下降。

不知是不是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视觉中国并未将这套“鹰眼”系统应用于普通网民可以轻松接触到的搜索引擎等地,导致外部用户难以确认手中图片的版权归属。因此,就更容易出现一些用户只是简单搜索,查不到该图片是来自视觉中国的明显证据,就放心使用,结果中招的问题。这就是批评声中所谓“钓鱼执法”的来源。

航通社带大家来做一个实验。先搜索“视觉中国供图”关键字,找到一个媒体网页,其中使用了一张有版权的漫画图片。

这种方式让只在一个平台内部发稿的用户,可以免费选用任何视觉中国的照片,但图片仅限在该平台内部流通,一旦被转发走,就发生了侵权行为。但其实这是一个更大的“坑”。

因为xx号的免费使用往往不能被搬运到其他平台,所以对“一处水源供全球”的发布者而言,往往是按下发布按钮的那一刻就注定要侵权。

说得极端点,哪怕视觉中国同时授权了百度和腾讯,你在百度后台用了一张图,被自动同步到腾讯的时候,因为授权步骤没有走,也会被判侵权。

这种制度的出现,一方面让摄影师得到的利润少于直接向用图者销售单张图片,另一方面也使得用图者由于自身“无心之失”而陷入侵权的可能性指数级增加。

虽然柴继军提到,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所有版权收入的)0.1%,但上述制度设计偏向于制造更多的侵权纠纷,也让这0.1%有了更多“蚊子腿上割肉”的意味。

在张颖的微博发出之后,视觉中国也通过微信等渠道,极力宣传自身作为版权维护者的正义形象。但是与此同时,视觉中国却借机推销它在视觉me和500px摄影师社区中最新推出的“时间戳”付费产品。

这篇微信推送通过漫画表达了捍卫版权的坚定决心:

“视觉中国作为全国版权内容行业的代表,积极地推动正版化,保障着著作者的合法权益。我们想对设计者说:‘未经授权使用作品,是不合理更是不合法的。’我们支持先授权后使用,我们愿做版权保护的先锋!”

但拉到底下……

“作品上传至视觉觅社区或者500px社区时,建议加盖‘时间戳’。时间戳相当于给图片的公开发表做了一次‘公证’,也是整个证据链中作为重要证据之一”;“凡在今日参与大赛,并将500px个人主页链接发在评论区的小伙伴,都将获得500px免费赠送的时间戳一枚。”

根据官方介绍,“时间戳”是能比简单上传图片更进一步地保护作者权益的增值服务,是向摄影师收费的,每张收费10元。

10块钱倒也确实不贵,但既然视觉中国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保障所有供图者的合法权益,那怎么能出现“一部分人的权益,比另一部分人的权益更能受到保护”的情景呢?

这样的服务在成本可以覆盖的情况下,如果面向所有创作者免费提供,(或者系统从收益中直接扣费,)似乎更可以免除视觉中国给人留下“吃完原告吃被告”的印象。

根据2017年年报,视觉中国当年销售工资支出4530万元,管理薪酬支出5016万元。公司员工总数611人,其中销售人员154人。

4、结论

虽然维护知识产权是社会共识,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拥有了版权,就可以在维权过程中不讲究方式方法。手握版权的服务商如果做得好,就可以实现市场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赢,如果做得不好,就会引发更多的争议和非难。

以目前的视觉中国来看,他们显然属于做得不够好的类型。那么,具体应该怎么区分他们做得好不好呢?航通社认为,关键要看:

能否正确分辨恶意和无恶意的实际侵权,以及不构成侵权的合理使用;

能否正确计算侵权行为的损失,制定合理的赔偿机制;

能否在协商过程中体现出对当事各方的充分尊重;

能否将维权所得以尽可能合理的比例分配,而不是借此机会多圈钱,扩大营收。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留给摄影师、插画师等创作者群体的可选项也不多。国内提供图像版权服务的大厂商一共就只有视觉中国、全景网络、东方IC、新华社、站酷这几家。如果想要另起炉灶,自己对自己的照片宣布和管理授权,从实际操作上来看也很困难。

依赖大型的版权管理机构,几乎是著作权人唯一的选择,而且其实版权管理机构规模越大越好,越中心化越好,也就是越垄断越好。这一点在市场竞争中属于奇葩,但在世界各国的版权管理业界都是普遍存在的。

例如“臭名昭著”的日本音著协JASRAC,对于课堂教学、几百年前的公有领域作品等根本没有必要收费的情况都会检测,也传出他们未能将全部合理索偿收入都按比例分配给音乐人的问题。

归根结底,这些中介机构存活至今的原因还是信息不对称。供需之间依然必须通过一个中介渠道才能互相匹配,而且需求方的数量也出现井喷式增长,或者借用柴继军的说法是“池塘变大海”。

号称能够解决创作者和用户匹配问题的任何替代方式——比如区块链什么的——在目前来看,也看不到任何真的能够替代现有模式的曙光。

但是,只要我们明确了中介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供需匹配,而不是其他的,那么其实在现有的软硬件下,不需要等待版权制度根本变革或者技术革新,有条件的供需双方就可以做一些尝试,以做到“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例如,我们可以呼吁一些在网上能够打出名气,有个人影响力的摄影插画作者,打造个人品牌,建设社群,即使并不能明确地每一次使用都精确计费,也可以通过真正目标用户的精准到达,获得足以养家糊口的回报。

或者,在向图片社供稿之外,摄影师可以不要急于签订“卖身契”,能够自己再多出一些开放版权,或者是以其他形式进行收费的渠道;或者至少将自己的作品分散授权给不同机构,通过竞争以及市场调节,来促进市场领先者不断变革创新,而非停滞不前。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要再次提醒所有写稿子的同行们,尽量规范自身在图片、音乐、视频、字体等各个组成部分中的使用情况,善用开放版权的资源,躲开不必要的版权内容,严肃对待侵权问题,树立版权意识,这样才能“小心驶得万年船”。

总之,愿世界和平。

原文出处:广漠传播 上海网站建设 (http://www.greatmo.com/works/website/promotion/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