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作用

1938年5月,毛泽东曾经指出,日本“为了南攻南洋群岛,北攻西伯利亚起见,采取中间突破的方针,先打中国”。中国战场因其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起到了其他战场无法替代的作用。

  作用之一,中国抗战打乱了日本“北进”和“南进”的世界战略计划。

  中国持久抗战阻止了日本的“北进”计划,使苏联免遭日本法西斯的攻击。1939年德国侵入波兰前,日本的世界战略重心是“北进”,企图与德国夹击苏联。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解除入侵苏联的后顾之忧。由于中国的顽强抗战,迫使日本不得不将准备用于“北进”的陆军兵力也投入中国战场。

  1938年7月和1939年5月~8月,日军先后两次在中国东北边境,对苏联挑起张鼓峰事件和诺门坎事件,都遭到苏军痛击而惨败。在检讨攻苏失败的原因时,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石原莞尔曾不打自招地说:“日本忍辱屈服于苏联者,以日本对华用兵故。”

  德国入侵苏联前后,日本曾有过3次北进苏联的机会:一是苏德战争爆发前夕,希特勒提出,希望“日本从满洲打进西伯利亚”;二是苏德战争爆发后,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电示驻日大使奥托,让他说服日本,“尽速参加对苏作战”;三是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时,希特勒再次呼吁日本“北进”,联合打败苏联。日本之所以背弃援德诺言,眼睁睁地让一个个“良机”错过,用日军参谋总长杉山元的话说就是:“现在,日本将重兵用于中国,(北进苏联)实际上办不到。”

  由于中国的持久抗战拖住了日军主力,才使苏军得以先后从远东抽调多达54.2万的兵力、5000多门火炮和3300多辆坦克,加强了西线对德作战的力量。

  中国持久抗战同样推迟了日本“南进”的时间,有力地支援了美英在太平洋的作战。日本内阁虽然早在1936年就把“南进”南洋列为国策,但由于日军主力深陷中国泥潭,致使“南进”一直提不上日程。1939年9月德国闪击波兰,英法美无暇东顾,为日本“南进”创造了条件。同年12月,日本政府虽然作出了“不介入欧战,停止北进,准备南进”的决定,但仍把解决中国问题作为“南进”的先决条件。1940年5月~6月,德国突袭西欧,法荷败降,英国危急,为日本“南进”夺取英法荷在南洋的殖民地提供了最佳机会。由于中国问题没有解决,日本无法跟上德国的战争步伐。所以,日本访德特使寺内寿一大将在回答德国要求出兵配合时解释说:“中日战争不结束,南进是办不到的。”

  1941年12月,日本终于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但背着中国战场的沉重包袱踏上“南进”之路,这必然导致“南进”的失败。太平洋战争之初,日本曾逞凶于一时,但是好景不长,经过中途岛和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日本丧失了制空权和制海权,败相毕露。日本内阁成员在分析失败原因时一致认为,是中国战场所致。侵华日军总司令俊六直言不讳地说:“中国问题不解决,大东亚战争就不能解决。”直至太平洋战争结束,日本始终不敢减少在华兵力,可见中国持久抗战对美英在太平洋战场作战所起的重要作用。1945年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深有感触地说:“我们也忘不了中国人民在7年多的时间里怎样顶住了日本人的野蛮进攻和在亚洲大陆广大地区牵制住大量敌军。”

  作用之二,中国抗战牵制了德日意法西斯的相互“勾结”和“配合”行动。

  中国人民的英勇抗战,捆住了日本侵略者的手脚,使其难以在欧战爆发前结成军事同盟;结成军事同盟之后,又难以相互配合和协调侵略行动。

  1936年11月,德意日结成了初步的政治同盟。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和升级,德日双方都感到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全面合作。于是,从1938年起,双方从各自的战略利益出发,开始进行缔结军事同盟的谈判。德国主张马上缔结一个既针对苏联又广泛针对第三国的军事同盟;日本则主张军事同盟只能针对苏联,不能包括英美。日本之所以持此主张,是害怕缔约会使美英法加强对中国的援助,并可能造成苏联的卷入,从而拖延中国问题的解决。由于意见分歧,军事同盟谈判被搁置下来。

  直到1940年9月,日本为了借助德国支持,迅速解决中国问题,以便放手南进,主动向德国提出恢复谈判;德国在大不列颠之战受阻后,准备东进攻苏,也积极寻求支持。两者一拍即合,使谈判得以顺利恢复。经过讨价还价,德意日三国终于就缔结军事同盟达成协议。

  9月27日,德意日三国正式签订军事同盟条约。日本和德意尽管结成了侵略集团,但它们在相互协调和配合上各怀鬼胎。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日本受到中国战场的牵制。1941年底,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一度在西太平洋战场上得势,并制定了一个用5个师团攻打澳大利亚、锡兰(今斯里兰卡),与德军在印度洋会师的计划。1942年3月,日本海军西进印度洋,击败英国舰队和空军,控制了印度洋。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一再敦促日本占领锡兰,并在马达加斯加取得基地,以便同德军在北非和苏联南部的进攻相配合。1942年4月15日,英国首相丘吉尔看到局势的严重性,曾向罗斯福惊呼,如果日本进军西印度洋,切断盟军石油供应线,“必然会导致我方在中东的全部阵地崩溃”。然而,丘吉尔所担心的可怕局面并没有出现,原因就在于中国战场捆住了日本的手脚,使其无法抽出足够兵力与海军配合,其海军只得无功而返。日德会师印度洋的计划,在日本陆军坚决反对下夭折。

  作用之三,中国持久抗战对同盟国在亚洲实施“先欧后亚”战略方针起了支撑作用。

  1939年9月,欧洲战争爆发后,纳粹德国成为头号敌人,欧洲成为主要战场。当时,苏美等同盟国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束缚住日本的手脚,使它无法与德国密切配合,从而集中力量首先在欧洲打败德国。1940年9月,美国正式制定了“先欧后亚”的战略方针。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公众强烈要求把战略重点由欧洲转到亚太。丘吉尔为此忧心忡忡。面对国内的反日风暴,罗斯福仍坚持“先欧后亚”的战略方针。因为他看到了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战略地位,他决心利用中国人民的抗战遏制日本在远东的扩张。美国决策集团也一再强调,“中国理所当然地处于太平洋防务的中心点”。

  事实正是如此。1941年底,日本210万人的陆军总兵力中,有140万人在中国战场上,能够投入太平洋战场的只有40万人。即使在太平洋战场上盟军作战最激烈、最危险的时期,日本陆军总兵力的2/3以上,仍被死死地“钉”在中国战场上动弹不得,从而使太平洋战场上的盟军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

  为此,罗斯福曾对他的儿子伊里奥说:“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师团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调到其他地方作战?他们可以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把这些地方打下来,并且可以一直冲向中东。”“日本可以和德国配合起来,举行一次大规模的反攻,在近东会师,把苏联完全隔离起来,吞并埃及,切断通向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线。”1942年4月,丘吉尔也说:“中国一崩溃,至少会使日军15个师团,也许有20个师团腾出手来。其后,大举进犯印度,就确实有可能了。”从当年美英首脑的这些评论中可以看出,中国抗战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全局起了多么重要的屏障保护和支援作用。

  苏联的情况则更明显。从20世纪30年代起,苏联就一直面临着同时与德日两国在东西两线作战的危险。只是由于中国长期抗战,拖住了日本法西斯军队的主力,苏军总参谋部在1940年4月才得以决定将苏军基本兵力集中部署在西部边境,而在远东只保持一支稳定这个地区局势的部队。

  法国败降后,纳粹德国发动侵苏战争的危险日益严重。为了集中力量对付德国,苏联当时一个十分紧迫的战略任务就是尽力避免或推迟日苏战争。为此,苏联一方面施展外交手段,于1941年4月同日本签订中立条约;另一方面大力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利用中国的抗日战争束缚住日本的手脚。斯大林在对援华军事代表团团长崔可夫部署对华使命时明确指出: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紧紧束缚日本侵略者的手脚。只有当日本侵略者的手脚被捆住的时候,我们才能在德国侵略者一旦进攻我们的时候避免两线作战”。

  中国是亚洲的主战场,中国的持久抗战是战胜日本法西斯的决定性因素。当然,美国在太平洋战争中消灭日军海、空部队主力和对日实施战略轰炸,苏联百万大军出兵东北,无疑加速了日军的灭亡和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