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货:淘宝让实体与虚拟融合

据悉,在浙江省杭州市文三路447号华新科技大厦的写字楼里,活跃着1400多位“店小二”,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在淘宝网平台上进行交易的卖家和买家服务。

每天,小靖来到办公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新闻。不要以为这是“不务正业”,小靖说这是她所在的安全部门一项重要工作。“通过新闻收集情报,才能按照国家的最新规定及时调整监察范围。”小靖边说边打开一个网页,“不仅仅是国家明文规定的那些商品不得销售,自己还得追源溯流排查商品。像前段时间不少厂家的牛奶出问题,我们还调整规则限制原料中有问题牛奶的其他产品销售。”

“现在要进入CTU系统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新闻浏览之后,小靖进入了下一个环节,CTU电视连续剧《24》中虚构出来的美国反恐局,“我们希望系统也像反恐局一样能将违禁商品一网打尽。”

CTU 系统设置了23类12000种违规产品标准,通过与公安局和网络监管合作,国家明文规定不许出售的违法违规产品,通过系统参数设定避免了它们在淘宝上出现。说话时,小靖查看了一下有关国家保护动植物的系统数据,调整了相关参数。“这是淘宝今年的新规定,禁止在网站上销售鱼翅类商品。”

机器排查毕竟不可能尽善尽美,随后,小靖又开始繁琐的人工排查。“一线商品稽查专员和安全交易稽查的同事是轮流值班的,保证每天白班夜班都有人。”

这些“店小二”各自负责自己专长的商品门类,经常登陆专业论坛,关注最新动态。

不觉间,已经到了下午5时,还有最后一项工作——查看淘宝网上“诚信防骗区”论坛。小靖从论坛中整理出志愿者们的建议,递交给工程部,由他们来改进系统的漏洞。“志愿者的建议、消费者的举报,都在帮助我们的工作,前段时间我们查封的一家出售窃听器的商铺就是通过消费者举报的。”

虽然有系统全网覆盖为基础,后期人工排查为辅助,还有志愿者的协助,小靖表示,排查工作还是有一定的困难。“这就像猫捉老鼠,我们查封了,他会很快变个形式继续来,这就需要我们不断排查。双方一直处于博弈的状态。”

小靖介绍,淘宝网除了需要保障平台上商品的安全性,还需要设置防止交易诈骗的环节。会有专门的“店小二”根据已发现的诈骗案例,进行场景分析归纳,改善系统规则,为买家设置诸如“确认收到货物再汇款”、“不要线下打款,鼓励使用支付宝”之类的提醒。

点评:网络购物的瓶颈之一在于它的安全性,淘宝现阶段依靠被称为“店小二”的频道员工,通过“自动筛选+小二排查+消费者举报”的方式,尽可能地构建一张商品安全的大网,电子商务平台内部、平台与用户之间的协作,恰恰是生态化发展的注脚。

网商

虚拟经济“新商帮”

“电脑、相机、铁驴子、山货,一根网线串起来,我就是网商。”淘宝网上,“山里旺农家店”的掌柜王小帮这样描述自己。2007年底注册,2008年8月开始经营,如今,“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3000多元的收入!”33岁的王小帮乐呵呵地说。

2006年,在北京打工的王小帮回到家乡山西吕梁临县张家沟村,在其他网商故事的激励下,开始投身创业网店。可是卖什么呢?跟城市比,农村缺乏货源。一个网友的建议让王小帮茅塞顿开,山里的红枣、核桃、五谷杂粮正是现代人追求的绿色食品。于是,王小帮走家串户,看谁家的核桃熟了,谁家的红枣又大又甜。

生意来了,问题也来了。由于是偏僻的农村,县城只有邮局一家快递公司,EMS快递的高价又难以让人接受。“我只能用平邮发货,可时间太长、取货不便。”王小帮说,“今年,我想跟县邮局协商一下,希望能以EMS的速度,用经济邮寄的价格。”

现在,全村还只有王小帮一人在网上开店,顾客来自全国各地,甚至还有海外华人。“我想继续做下去,把家乡的好东西远销到各地。”

网店让山货走出乡村,也让大学生找到了一条创业新路。

杨甫刚,一个高考复读了两年的在校大专生,用500元生活费开始了在淘宝网的创业之路。如今,他创立的“嘟嘟靓妆小铺”已经是“三皇冠”卖家,主营化妆品。

2007 年,还是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大二学生的杨甫刚开始尝试开网店。如果说聪明的头脑帮助他选择了正确的方向,那么坚忍不拔和吃苦耐劳则是杨甫刚“成功的最大秘诀”。早上10点起床,进货、处理客服、寻求新产品、规划店铺,杨甫刚每天要忙到晚上三四点。此外,杨甫刚每天都会查看顾客留言,和他们仔细沟通。他还会花一些时间浏览别家店铺,及时掌握化妆品行业的最新动向。从第一笔仅赚0.5元的小交易,到现在每个月纯收入三四万,每年营业额过200万,流动资金有十几万。“感谢网购”,他说。

不仅是杨甫刚,他所在的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已兴起了网上创业风潮。整个学院共有1200多名学生在网上开店,“钻级”卖家达400多位。多家快递公司进驻学院专门给创业学生提供快递服务,校园内已形成一条电子商务供应链,商业触角已遍及海内外。

点评:一根网线,就能把世界串联起来。低投入、低风险、快回报是网上创业的特点。如今网商人数已经超过5000万人,平均创业成功率达11%。值得一提的是,淘宝网1/4的商户都是由在校大学生或是下岗人员构成的,网售给他们提供了赢得尊严的平台。做出独特性,在信息、货源等方面下工夫,成为网商成功的重要法则。

供货商

代工厂的转型路

近期,国货护肤品牌“植物语”在网络非常热销。

老板叫余启明,他父亲所开创的事业原本是社办工厂,以化妆品原料设备的生产制造、出口贸易为主。2007年原材料价格大涨再加上人民币升值,让这家一直以日、韩为销售对象的企业出口压力大增。有一个300余万元的韩国订单,付了60%的首期,就因为韩元贬值,对方连货都不要了,“最后只能贴钱将生产出来的货销毁”。

在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试水,让余启明惊诧网络的力量。他没想到,阿里巴巴居然为公司带来了印度和越南的订单。后来,余启明又在淘宝网上开了一家店铺。

“刚开始也没当回事,就多一个人一台电脑。但是很快每天成交超过5000元,无心插柳长成了大树。”余启明第二次惊诧。

网店的火爆,让原本一直做OEM(贴牌生产)的余启明开始筹划自有品牌。

“化妆品的门槛很高,为人做嫁衣好多年,早想过打自己的品牌。但一个新的品牌,先不说广告,就是铺货没有个一两千万,连华东区域都铺不过来。”一个本土新品牌要挤进跨国企业基本垄断的化妆品市场,举步维艰。

筹划自有品牌是2007年末开始的,次年余启明即碰上“一个大契机”——淘宝推出了品牌商城。“为了突出我们的植物性功效成分,我们的品牌命名为植物语,现在我们可以和玉兰油、欧莱雅摆在一起了,如果是传统销售模式,即使一帆风顺,至少五年、几千万的投入才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