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网购时代

       这是一个网络时代,也是一个网购时代。小到图书、衣服、化妆品,大到家具电器,凡是生活中需要的,几乎都可以在网上买到。

  网购的疯狂,源于外地与本地商品巨大的价差。有一群人,他们把重庆的商场当场了“试衣间”,只试不买,记好选中的款式、品牌和货号,回家到网上捡“和”。 

  商场的售货员不但得白白为他们服务,有时候还不得不充当验货员:“麻烦你帮我看哈,我在网上买的这件衣服是真货不?”

  面对这股潮流,商场该如何应对?

  个案

  重庆试穿 北京买鞋

  上周六上午10点,家住南岸的樊洁约了同事到江北逛逛。夏天到了,她想买一双皮凉鞋。同事张露喜欢玩手机,刚把新买的多普达钻石手机的上网功能摆弄清楚。

  两人从远东百货一直逛到茂业百货,最后樊洁看上了FED的新款银色皮制凉鞋,小高跟穿上去显得脚很秀气。“鞋子倒是好看哦,可惜价格也好看得很。”樊洁把鞋底翻过来一看,贴在鞋底的商品标签上写着价格“599元”。

  樊洁瘪瘪嘴:“好贵哦。”两人接着继续逛,逛来逛去还是只有这双鞋子更入眼。接连逛了江北的新世界、新世纪商场,发现那款新上市的FED新鞋子价格果然很坚挺,没有一点折扣。

  张露一边溜达一边用手机上网查,可惜在淘宝网上,也没有这种鞋子的卖家。

  中午两人在吃饭的时候,打电话给另一个女性朋友黄佳聊天,谈起了让樊洁又爱又恨的这双鞋子,黄佳说:“网上买嘛!”张露说找不到卖家。“你直接搜代购,然后再去把货号看到,喊卖家去帮你找。”

  一语点醒梦中人。樊洁和张露兴冲冲地再次来到商场,把这双鞋子的货号“8B53*”记下,然后张露通过手机上网联系到了北京西单的一家专业代购的卖家,很快得到消息:“这款鞋子北京西单君太百货正在打6折。”如果在北京购买这双鞋子,6折之后加上40块钱的代购费和10块钱的快递费,樊洁花409元钱就可以买到这双在重庆试好的鞋子,算下来价格便宜了近200元钱。

  群体

  中西部城市更爱网购

  这个北京的卖家在淘宝上的ID为“叶子”。记者前天下午通过网络联系上了“叶子”。她刚刚从君太商场回来,替樊洁购买了这双她在重庆看上的银色皮凉鞋,花费了359元钱。如果不出意外,北京发出快递,最迟5天樊洁就能收到这双心仪的鞋子。

  “叶子”平时工作的公司就在北京东单附近,两年前她的一个朋友从新疆到北京来旅游,发现北京商场折扣力度很大,很是兴奋,当场就买了大包小包回新疆。

  “我一直想利用网络开店做生意,但是又不知道卖什么东西好。”“叶子”说,正是因为朋友到北京旅游的经历,让她萌生做专业代购的想法。由于北京西单和东单的商场集中,相对竞争较大。所以商场经常进行一些促销活动,她就利用这些折扣信息,通过网络替中西部城市的消费者进行代购,每次代购只收取40元到80元不等的代购费用。

  “叶子”不过是利用午休或者上下班过路的时间,把货物购好。她把货物快递给买家时,会附上北京商场的购物小票,以证明自己是从正规渠道购买的物品。“叶子”说:“我以前什么都帮着代购,后来发现很麻烦。所以就专做鞋子的代购。”

  通过长达两年多的代购,“叶子”与西单中友、君太、西单商场等多个商场的多个鞋子品牌专柜建立了关系,一到打折的时候,专柜小姐可以通过短信把货号和折扣价格发给“叶子”,她就能及时地反馈给外地买家。当然,她也要把代购费合理地与专柜小姐进行分配。

  “叶子”认为自己的代购行为没有任何不妥。“我第一没有卖假货,第二没有偷税,只是麻烦点就是退换货。”“叶子”说,通常自己会要求买家把货品看好,不退换。但是如果确实是因为鞋子质量的问题,她可以帮忙退换,但是前提是邮费由买家出,代购费不退。

  “平均我这里每天可以接到3到5单业务,多是中西部城市。从重庆来的业务也挺多的。”叶子说。

  现象

  万能网络啥都能买到

  除了衣服、鞋子、化妆品可以在商场试好选好,再到网上捡“和”之外,生活中的重庆网络购物强人,依托现实商场看货选货,甚至在网上购买材料装修了一套房屋。

  家住渝北区龙溪街道春风城市心筑的小崔和妻子装修新房时,连家具、床都是在家具城看好之后,在网上购买的,整个小户型装修下来比邻居便宜了近两成。他说自己的朋友中还有更强的人,连墙纸都是墙纸店里看好,把货号记好,直接向韩国的厂家网站购买。

  小崔的邻居赵先生受到启发,他正好要更换自己私家车的4个汽车轮胎。在家附近的汽车修理店找到师傅反复比对,选中了固特异安殊195/55R15型号的轮胎,汽修店的价格叫价900元一个,赵先生连价都没有还,只是反复查看了这一型号的轮胎。回家果然在网上找到一家重庆本地经营“固特异安殊”轮胎的网店,同样195/55R15型号的轮胎,网店开出的价格仅为640元一个。而且,同样也可以在江北安装,这一下就便宜了一千多元。“在网络社会,好像什么东西都能在网上买到。”

  根源

  “谁让商场卖得贵”

  “这种感觉是不太好,但是也没有哪个法律规定试了就必须买啊。”消费者樊洁说,货比三家本来也是顾客的权益,只不过原来的对比方式有局限性而已。现在购物者把对比的范围拓宽了而已。

  尽管樊洁说得振振有辞,但她说自己悄悄看货号时,感觉上还是有些心虚。“主要是有点对不起售货员跑了几次拿鞋子来给我试。”她和同事张露都认为,让更多的顾客通过网络捡“和”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价格实在差太多。“如果只相差几十元,我绝对不得这么麻烦地从外地购买。这是一种新的省钱方式,该省就要省。”

  为了从省钱和不得罪售货员两者之间取个中间值,樊洁表示:“以后就不选周末去逛街,找人少的时候去逛,这样不会过分麻烦售货员,我心头要舒服些。”

      转载:重庆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