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风险投资机构提醒IT公司准备过冬

 

  风投们正在用实际行动驳斥“中国创投无寒冬论”。记者了解到,红杉资本、易凯资本、IDG等多家著名风险投资机构开始为过冬进行各种准备。

  近日,红杉资本更是召集投资的多家创业公司,要求其做好过冬准备。IDG合伙人毛丞宇明确对记者表示对于新项目的审核将更加严格,对于已经投资的公司也要求他们尽可能地缩减开支,以应对短时间内无法IPO的困局。

  受全球金融危机蔓延和深化影响,今年三季度中国创投市场募资出现大幅下滑。投资趋于保守,企业估值逐步下降,这一切似乎都在昭示:创投市场进入了调整阶段。

  安息吧,好时光!

  霭霭暮色中矗立着一块巨大的墓碑,墓碑上用浓重的黑体写着“安息吧,好时光”,这幅让人不寒而栗的画是10月初,红杉资本在美国一次面对接受过红杉资本投资企业的会议上演示的,这次会议上红杉资本明确针对当前的经济形势发出预警。

  会议的气氛是凝重的,“未来的经济形势将比人们预期中更加恶劣,经济的下行趋势将会延长,很可能持续数年”,红杉资本合伙人迈克。莫利兹说,“希望和企业一起削减成本,找到合适的方法生存下去,并且在经济滑坡的最后阶段脱颖而出”。

  当然,这只是美好的希望,谁能坚持到最后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在过去的一周非常忙碌。与此前忙着看项目作融资不同的是,忙碌的很大一部分内容是与其他的投资机构交流,看看他们对目前的创投形势有什么认识。

  通过与不下35家投资机构交换意见,王冉发现投资人的心态已经完全转变。在这35家投资机构中,有4家明确表示现在暂时冻结投资;5家左右表示3个月内不会投任何企业,态度非常坚决;大概有25%~30%的投资机构表示放缓行动。

  华尔街老兵、天使投资人罗杰。依伦伯格在博客中撰文阐述了他的投资理念,并列出了他调整之后甄选投资项目的若干条件。新增条件有14项之多,除了对创业团队有了更高的要求,对于盈利能力更为看重:要求在未来6个月内便能获得收益,并且有多个收入来源。另外,明确提出了公司要愿意提供内部期权,在退出时可以放大十倍市值。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和全美创投协会联合发布的报告中发出了警告的声音:第三季度的全球风险投资金额环比下降了约7%,第二季度的风险投资金额为77亿美元,交易数量为1033起,第三季度平均每起交易的投资金额为780万美元,环比增长了约5%;互联网公司成为了第三季度风险投资的大输家,194起交易的投资金额为11亿美元,第二季度251起交易的投资金额为16亿美元。

  反映中国情况的数据同样不容乐观,ChinaVenture发布的三季度中国IPO市场报告指出,今年三季度,在中国有VC/PE背景的企业 IPO只有7个,平均投资回报倍数创纪录跌到1.97倍。这预示着创投业的退出难度不断加大,即使已经成功将企业推到资本市场而尚未退出的创投,其退出的前景也不容乐观。

  2008年第三季度,深圳中小板仅有17家企业IPO,数量为2007年以来最低水平。

  用一根火柴点燃地狱

  “我们的投资信条是,用一根火柴点燃整个地狱。如果你对这个比喻还不理解,那么我可以用更加通俗的方式来解释,那就是——节约,节约,再节约!对于任何初创公司而言,都只有两个任务:”生产产品‘和’销售产品‘。如果你的团队中存在与上述两件事无关的人,那就炒掉他。“

  以上内容节选自红杉资本发给其参与投资的公司CEO的信件原文,“节约”、“压缩成本”、“减少开支”等等成为大势所趋。

  国内知名社交网站51.com新闻发言人黄绍麟称已经收到了红杉资本压缩开支的要求。公司立刻采取了一些措施,细化到办公室资源的回收再利用,招聘幅度锁定在关键的岗位等等。

  通过节约成本的方式安然渡过危机,在2000年互联网寒冬时有过成功的例证。Google听取了红杉的劝告得以坚持下来并获得成功。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金建航对记者表示,在当年过苦日子时公司一概不许买车,甚至打车都要看车型,贵的不坐。

  节流是当下最基本的生存法则,开源则是对风险投资机构更高的要求。精选项目对抗金融危机考验着风投的判断力。

  “互联网行业目前看不到什么热点,我们现在更多地将目光放在内需导向型的企业,海外市场风险太大。”IDG合伙人毛丞宇说。

  易凯资本CEO王冉、达晨常务副总裁肖冰、英特尔投资董事总经理张仲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们均认为在目前形势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对于买方来说也不失为一个收购兼并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