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业绩或将受网游监管影响

9月3日,盛大网络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2008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净营收达8.3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8.4%,环比增长7.4%,超出华尔街的预期。这份财报使得盛大再一次成为分析师和公众关注的焦点。近年来,盛大大打开放合作牌,从2007年提出“三大计划”,拿出数十亿资金支持原创团队和原创内容,到2008年成立盛大文学有限公司,用盛大的商业模式扶持文学产业的发展,盛大似乎一直在为他人做嫁衣。

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开放合作的最大赢家其实是盛大。盛大正是借助开放合作实现了自2005年实行CSP收费模式后公司收入连续十个季度增长。但盛大也并非高枕无忧,全国人大建议进一步加强对网游和网吧的管理将可能影响盛大业绩。

盛大借开放合作快速发展
上市之后的盛大曾经一度想向华为学习,招纳数以千计的软件工程师,依靠人海战术进行游戏产品开发,不过这一想法在后来的实践中被证明“非常不实际”。“因为游戏是创意产业,除了技术,还有很多策划、美工等等,而且网游业的团队沟通非常重要。”盛大网络总裁谭群钊分析。此后,陈天桥开始潜心研究创意产业的成长模式。

此后,盛大陆续推出了“18计划”、“20计划”和“风云计划”,这些计划针对不同特点的网游创业者进行投资,鼓励内部与外部的创业者在盛大平台之上创业,盛大则作为投资人分享其成果。

在这一指导思想下,盛大的组织结构也随之进行调整。调整之后,盛大集团主要负责战略规划;事业部则像一个独立的企业;项目组是最基本单位,可以由公司构成,也可以由内部员工或盛大投资的团队等不同实体构成,盛大按协议与其分红,甚至会鼓励其脱离盛大组织独立运作。

变革中的盛大被分拆成“盛大游戏”SDG与“盛大在线”SDO两大事业部,新出现的SDO事业部,是一个面向用户的开放网络。在SDO的网站平台上,除了容纳盛大SDG的网络游戏,还向其他公司的游戏提供支持,同时还有着起点中文网这样的非游戏内容。SDO正是陈天桥理想中用于容纳各种创意内容的开放平台。盛大文学只是这个平台上的一支,而这个平台也同样向音乐、动漫等开放。

从2007年下半年起,盛大SDG事业部CEO李瑜的一项任务就是发掘有创业潜力的员工,鼓励他们承担游戏项目,甚至出资帮助他们成立公司,从盛大独立出去,当然,盛大会在这些公司中占有股份。盛大借助开放合作实现了自2005年实行CSP收费模式后公司收入连续十个季度增长。

全国人大建议加强监管网游和网吧
盛大二季度财报的发布为中国已经上市的网游公司的二季度财报的发布画上了一个句号。根据二季度各大网游公司的财报显示,中国网游二季度规模超过44.3亿元,继续保持着高增长的趋势。但网游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其中就有青少年的网瘾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秘书长李建国8月28日说,-目前我国约有4000万未成年网民,其中“网瘾少年”占10%左右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引发诸多问题,建议进一步加强对网游戏网吧的管理。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李建国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作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李建国说在保障未成年人上网权利的同时必须采取切实措施,把好网游内容关,依法严查存在违禁内容的网游,加强对网吧的经常性监管切实承担起审批监管责任。

人们呼吁很久的网游分级政策的脚步也越来越近。史玉柱在巨人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国网游分级政策在2年内必将出台。“国家推网络游戏分级,主要目的是想保护未成年人,所以我们认为推它是必然的。如果2009年不推,我想2010年肯定也会推。”史玉柱说。

或将影响盛大业绩

记者从第六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高峰论坛上获悉,中国网游玩家正在从低龄走向成熟,但是青少年仍是网游的主要消费群体。

美国著名市场研究机构Niko Partners发布的报告显示,网吧对于中国网络游戏的增长至关重要。该机构预计2008年中国的网游市场的收入将达到25亿美元,网吧将为这一收入贡献40%。该机构的报告指出,中国目前的近18.5万家网吧中共配置了2190万台电脑。总体而言,这些网吧的年营收大约为200亿美元。

如果政府部门加强对网游和网吧的管理,网游运营商的业绩将受到影响,这其中就包括盛大。史玉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几年,政府部门会针对网游市场不断出台一些限制性政策,焦点将继续集中在保护未成年人上。这就要求网游运营商必须加大对未成年人的保护。

针对未来的网游分级政策对网游行业的影响,谭群钊表示,任何一个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法规都会对行业有正面作用,而作为行业领先者,盛大将在行业的健康发展中获得最大利益。但是政府部门如果加强对网游业的监管,盛大将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将试目以待。